菜单

陈文峰先生讲关于,神明的点化

2019年11月10日 - 情感生活

爱她去尊重她 呵护她 包容她别去伤害她莫要追问她的过去 莫要触痛她的伤疤

    “大师兄,桑桑让我问你什么时候下山去见她?”

佛经是释迦摩尼讲课的过程的记录,由背景,对话,主题归纳,诗词口诀组合而成。主要是在佛祖寂灭后的两百多年和五百多年之后“集体创造”而成。

爱她
莫要禁锢她的自由莫去扼杀她的想法要爱她的阴晦也爱她的精华大树挺拔何曾拒绝小草攀爬伟岸峻峰总是接纳山泉冲刷

      “出家人心中有佛,便不能有姑娘,既然不能有,便不如不见。”

心经是佛教中讨论心~智关系(智慧之学)般若部的一段小总结,字数少,但是把其中的哲学精髓浓缩了的段落。因为容易背诵传播而适合“普及”,就像“三字经”一样朗朗上口,是佛教传播时候很好的工具。

爱她下雨为她把伞撑
风起眼前挡住沙莫要奢望回赠莫去计算报答金条垒筑的爱情注定要崩塌心灵撞出的火花是佛祖慈悲的恩撒

     “佛爱众生,为什么却不让我们爱姑娘?”

《金刚经》是后来出现的“佛经”。佛经都是造出来的,后人说根据我的记忆,佛祖说过这么一次课程……金刚经是佛对于想做菩萨(大乘佛教徒的精神是:通过利他行为提升自己的修行)的比较资深学员的一次课程讲解实录(也是后来造经的作品)。

爱她就把心交给她莫成终身遗憾的牵挂认识她你已发现大海的眼泪这是佛祖的点化

       “只怕比丘爱了姑娘,便不爱众生。”

金刚经要讨论的问题是:当我们去助人的时候应该用什么方法?我们自己会有心魔想不清楚,出现压力的时候怎么办?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师父,大师兄修佛修入了魔,连桑桑也不见了。”

由此佛祖定义里几种心态是不利于“人类服务工作者”身心健康的,让徒弟们学会自我觉察,并且再次理解佛教的核心观点和助人过程和结果之间的联系:不要自以为是的投射和固执;不要把他人的感受和意见当真;不要在众说纷纭中丢失自己;不要想着有着尽善尽美究竟之路。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都是从自己(主观)出发的,不是从现实出发的。现实的情况是所有事情都有内在的“内因(需求与动力)+外缘(环境条件)”,当这些因缘变化了,那么(助人)结果就会变化,所有一切的情景都是一个过程,过程中有很多闪光点如雨露闪电那样短暂性起效,但又不会长久有效,大家做就是了,莫去纠结。

      “这是他的红尘劫,莫去听,莫去管。”

佛教哲学的内部有很多逻辑裂痕,信奉不同经文后面的方法论和修炼(学习)方法是不同的。《坛经》是中国佛教的形成标志,唯一能称为“经(典)”国产货,是佛教N个流派或者哲学主题下被中国文化整合得最深刻的“再发展”。坛经说慧能是听到金刚经而理解佛教教义的,是一种不加逻辑分析而能直接把握住事物本质的方法“禅”,禅宗和小乘佛教的修炼方法(禅修)在形式和方法论上差异很大,所以传播和教学组织(佛学院)等无数方面是有区别的。

     “我告诉师娘去。”

佛经的讲解和传播受到文字翻译和哲学素养的影响,现在只知道求神拜佛会等于买了“保险”一样,从精神高度上远离了佛教本来就是一种心理痛苦摆脱的治疗系统的本质。

   
 “师娘,师父当和尚都可以娶师娘,为什么大师兄当了和尚连桑桑见都不见了?”

      “你喜欢桑桑?”

     “没有!”

     “那就是喜欢了。”

   
 我站在后山的小池塘边上,看着里面的几只小乌龟,几条红鲤鱼浮浮沉沉。人生真复杂,我们爱的要的,偏偏不给我们,要我们去争去夺去抢。佛祖要是知道拜他的和尚这么多凡心,是教导他?还是责罚他呢?

     
二师兄拖着一条腿走过来,把鱼食抛了又一抛,那龟和鱼全不怕他,一股脑儿全游了过去,师父说过二师兄有菩萨心,把这山上、庙里的动物和植物全交给了二师兄打理,二师兄跛着一条腿,天天在山上转悠,不做早课,也不做清洁。到庙里之前,师兄那条腿已经跛了,那个时候我还没出生,师父化缘的时候在街上碰见二师兄趴在地上,蓬头垢面,什么精神气都已经没有了。师父双手合十就把二师兄扛回庙里,之后休整了小半年,才缓过劲来,说是不恋红尘,拜在了师父脚下。

     “二师兄,这些小东西真的有灵性吗?”

   二师兄抬起头来:“什么叫有灵气呢?”

   “那你怎么这么喜欢照料它们?”

    “什么又叫喜欢呢?”

    今天的二师兄真讨厌,不对劲。我捻了块小石头砸在水里就下了山。

     
山下的集市特别地热闹,这里的人们本来连佛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想象冥冥之中有什么不可知的力量可以操控他们的人生,他们管那叫神,什么鸡神、鸭神、蛇神、山神、河神……要什么神就有什么神,各种疑难都有神可以解救。安拉的使者来过,耶稣的信徒来过,无神论的贤者来过,要教化他们,又都走了,信神的说他们渎神,不信神的说他们愚昧,乱崇拜。

 师父来了,修了一座庙,站在街上说鸡神,鸭神都是佛祖,佛祖有千万身,万千相,忽悠了很多人,本来佛法就很精深,那么多人在一起臆想一个主角的故事,逻辑的严密和故事的严谨上自然要比一个人的乱想要让人信服得多。后来又折腾了很久,信徒渐多,大多都是亲戚,邻居,一个人信了就自动宣讲出去,到后来礼佛的香火钱足够我们衣食无忧,甚至还有盈余,还能翻修扩建我们的寺庙。由于师父常做些善事,这里的人对于和尚还都挺和善的。

   
 我兜兜转转地绕了两条街,头一埋就冲进了桑桑家,刚好撞在了桑桑的父亲胸前“小师父,什么事这么着急?”桑桑的父亲双手合十行了一礼,我又拜了回去“没有,没有,我来查功课。”“桑桑在后院,小师父过去吧。”

       
我们寺庙的僧衣都是在桑桑家做的,不收钱,只要我们寺庙的和尚教教孩子读书识字,周围也有几户人家把孩子送过来,也算是个小学堂,桑桑家就是庙里授课的地方,大师兄教孩子们识字念书,我只是跟在大师兄后边,什么也不用做,偶尔大师兄让我负责检查孩子们功课的完成情况。

     
 “小沙弥,你大师兄怎么说?”桑桑拎起裙角,飞也似的冲到我跟前,差些就撞了个满怀。我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念了几声“阿弥陀佛。”

     桑桑瘪了瘪嘴显得煞是可爱“看来你这小沙弥根本就没有帮我带话!”

     
 “没有,没有,我带了的,带了的。”我慌得双手在面前乱晃。桑桑瘪起的嘴平下去了,眼睛又笑成了月牙儿。

       
我偷瞄着桑桑,绿萝裙穿在她身上那么好看,清秀的眉眼,看着就让人心里心里面软成一潭温水。女人怎么能美成这个样子,难怪佛祖不让我们爱女人,爱女人的和尚怎么还能听佛祖在说什么呢?一颗心全都放在了女人的身上,佛祖叫我们做什么都叫不答应了。想到这里我又连忙念了几声“阿弥陀佛”。

          “他怎么说?”

         “他怎么说?”

          “他怎么说!!!”桑桑气得直跺脚。

   
“大师兄在闭关参禅,我在禅房外边说的,他什么都没有说,我也不知道他听清楚了没有。”我的心思转了好几个弯,躲着不去想大师兄的话,不想让桑桑难受,又不知道怎么说合适,只好随口乱说,佛祖我有错,我说了诳语,回去就去抄经文。

       
 “怎么连带个话你都带不好啊,这次只给你一块糖,把话带到了我才把剩下三块一起给你。”桑桑摊开手,里面放着一颗糖果,亮晶晶的,特别好看。

         
 桑桑已经十六了,比起我还大一岁。可是总是很闹腾,伎俩也很幼稚,我们都不是七八岁追着糖吃的年岁了,她还老是拿着糖来逗我,我喜欢吃糖,也没到痴迷的地步,她给我的糖我只吃过几颗,剩下的都放了起来,还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不会放糖,结果蚂蚁溜了进去,把一块糖给爬的满满的,我伸手又拍又打,又不敢打死,还被蚂蚁叮了好几口,后来就风干放好,包得严严实实的,也没吃过,甚至连拿出来看的次数也少的可怜。

       
我进后堂看着起来孩子们的功课,桑桑就在一旁逗弄着小孩子,我一颗心怎么都放不下来。一开始的授课是大师兄一个人来的,桑桑当时也坐在旁边,双手撑着头,似懂非懂的听着,大师兄长得很好看,即使是光头也不能磨平俊秀的五官,声音又轻柔,桑桑一颗心全落在了大师兄身上,大师兄待人亲和,桑桑就跟在大师兄后面跑着,山上山下,寺里寺外。那时候的桑桑也才八岁,我跟着也玩起来,后来,桑桑长大了,喜欢大师兄,我长大了,喜欢桑桑。我不嫉恨大师兄,没有人能恨得起来大师兄,大师兄聪明又俊美,待人接物让人心里面都是舒服的,更不用说我是跟在大师兄后面长大的,怎么样都嫉恨不起来大师兄。我只是喜欢桑桑,没有别的办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