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她俩拍的海底世界,摄影师拍数万只火烈鸟集中构成心形图案眨眼之间间

2020年4月5日 - 生活摄影
她俩拍的海底世界,摄影师拍数万只火烈鸟集中构成心形图案眨眼之间间

爱无处不在!一群色彩艳丽的火烈鸟聚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心形。一位摄影师刚好拍下了这个精彩瞬间。德国摄影师克劳斯-尼可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乘坐一架包机跟踪火烈鸟时拍下这张惊人的鸟瞰图。55岁的尼可来自多特蒙德市,在短短一年时间内为拍摄火烈鸟进行了多次旅行,随后意外拍到这张充满浪漫色彩、令他震颤的照片。探险期间,尼可把目标锁定在拍摄火烈鸟从交配季到它们的孩子飞离巢穴这一天中的不同阶段。他表示:“火烈鸟是最漂亮的大鸟之一。它们太漂亮了,这是我喜欢这种鸟的一个重要原因。火烈鸟是非常高雅的鸟。它们伸着脖子在浅水中快跑,然后飞起来,就好像一架喷气式飞机起飞一样。”为拍摄数万只火烈鸟聚在一起的精彩画面,尼可包下一架飞机,在尤卡坦半岛上空盘旋。但他从未料到会捕捉到这些鸟聚在一起构成心形的罕见瞬间。直到近一年后,他才拍到这张令人震惊的照片。这位摄影师说:“火烈鸟总是成群结队地活动,步调一致。要是它们觉得大伙朝着一个固定方向移动,就会陆续加入进来。没有比从空中欣赏火烈鸟同步移动的更好方法了。但我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它们形成了心形。”尼可表示:“你从一架飞机上拍摄火烈鸟时不会对它们构成的形状考虑太多,因为飞机很不稳定,飞行速度又那么快,你只是想尽可能地多拍一些照片。我试图拍摄它们移动时形成的形状,但我主要是想让整个火烈鸟群收进同一个镜头里。我起初并没有注意到它们构成了心形。”
<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博胜发官方网站 1

波音777飞机穿越彩虹闪电毫发无伤(组图)

2014年09月01日 11:25  中国新闻网
我有话说
收藏本文

;);)

博胜发官方网站 2
  摄像师以天空上的彩虹为背景,在地面上捕捉到了闪电出现的一瞬间。但是该照片中,除了彩虹和闪电之外,还隐藏了一架飞机。

博胜发官方网站 3
飞机经过该地区时,以彩虹为背景,成为了穿越闪电的“主人公”。

  中新网9月1日电
据外媒31日报道,一位摄影师在德国萨克森州莱比锡附近的一家飞机场上空,拍摄到了飞机穿越彩虹和闪电的瞬间,该照片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博胜发官方网站,  据报道,最近,在德国萨克森州莱比锡附近的一家飞机场上空,出现了很难被拍到的场景。摄像师以天空上的彩虹为背景,在地面上捕捉到了闪电出现的一瞬间。但是该照片中,除了彩虹和闪电之外,还隐藏了一架飞机。

  据悉,照片里的飞机是一架波音777-FZN货机,飞机经过该地区时,以彩虹为背景,成为了穿越闪电的“主人公”。虽然穿越了闪电,但这架飞机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失。飞机1年至少有1次会遇到闪电,但主机翼和机尾安有静电放电装置(static
discharger)等很多安全装置,因此不会受到损失。

  报道称,幸运的捕捉到这一瞬间的摄影师表示,能在天空看到这样的彩虹,并拍下飞机穿越彩虹和闪电的场景,是因为运气好,恐怕这一生再也无法拍到这样的场景了。

是什么在水下潜伏着?

是什么在水下潜伏着?水下摄影师们帮我们捕捉深居水下、人们平时难以领略到的生态系统和大自然的遗珠。自1965年起,年度水下摄影师大赛开始举办,奖项分成八个组别,颁发给优秀的摄影师。

今年,年度水下摄影师冠军Gabriel
Barathieu击败来自67个国家和地区的水下摄影师,获得年度水下摄影师的大奖。在他的获奖作品《舞动的章鱼》中,他完美地平衡、调用了明快的颜色和广角镜头技术。

评委Alex
Mustard兴奋地说,“这张照片中,章鱼聚精会神地在浅泄湖中捕食,它既有芭蕾一般的曼妙也有恶魔一般的惊悚。它的移动方式和陆地上的捕食动物大相径庭,说明它来自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照片漂亮地捕捉了这么一个过目难忘的生物。”

让我们来看看其他美轮美奂的获奖作品吧。

Gabriel Barathieu所摄的《舞动的章鱼》。年度水下摄影师冠军。

“在马约特岛的泄湖,春季低潮的时候,礁盘上的水很少,只有30厘米深。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拍下这张照片的。为了营造出完美的效果,我得尽可能贴近礁湖的水面。14毫米的超广角镜头善于聚焦,把物体拍出这个效果,让章鱼显得更大,水显得更深。而且,我不需要开闪光灯,因为自然光线十分充足。”

Nick Blake所摄的《海蓝之上》。英国年度水下摄影师冠军。

“库库尔坎天然井位于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之上,当阳光射入黑暗中时呈现出绝妙的光线效果,是查克穆尔地下河系统的一部分。我没有使用闪光灯,因为我想充分利用自然光。我躲藏在洞穴的阴影中,在取景器里,我看到周边岩石的边缘线构建出优美的对称,于是我赶紧调整我的姿势,让构图显得更加平衡。”

Nicholai
Georgiou所摄的《逆戟鲸群像》。英国最具潜力水下摄影师获得者。

“逆戟鲸是我有幸见识的最漂亮、聪明、自信的动物。拍下这张照片时,我正在挪威享受着和逆戟鲸潜水嬉戏的美妙时光。我在那儿花了一周的时间。冬天,白天时间短,水温大概只有5度,但我们穿着厚厚的潜水服,身边还有逆戟鲸环绕,自然很快就忘记了寒冷。日落时分,光线投射出美妙的颜色,一群逆戟鲸优雅地游过我的身旁。这一刻的感受无与伦比,我很高兴和大家分享这张照片。”

Ron Watkins所摄的《百万分之一》。广角组冠军。

“去年夏天,我前往阿拉斯加寻找鲑鲨,我们坐在船上寻找它们的背鳍,找了好几个小时。这时,我们看到一个巨型的海月水母爆发,延展了好几百米。密集的水母爆发深达2米-20多米。我们在水中观察了很久。这比我之前见过的任何爆发都要密集,和帕劳的水母湖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太神奇了!后来,我看到这只狮鬃水母从爆发的底部升上水面,于是我游到它的正上方拍下这张照片。”

Csaba Tklyi所摄的《夕阳下洛拉号的残骸》。沉船组冠军。

“这是栖息在黄金暗礁上的洛拉号的残骸,位于西奈边缘的蒂朗海峡。她的下面有一堆船锚的铁链,勾勒出鲸鱼的形状。这一刻,残骸构成了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软珊瑚成长得非常快,成为了成群的幼鱼的庇护所,但同时,它们也为周边的环境带去了毁灭性的影响。残骸坐落于黄金暗礁的顶端,受波浪的冲刷而逐渐被侵蚀。去年夏天,一部分上层的结构崩塌了,残骸失去了顶层部分,看上去十分具有戏剧性效果。如此一来,几十年后,暗礁就能脱身于这个庞然大物的残骸、重获自由了。”

林青所摄的《你的家和我的家》。生物习性组冠军。

“小丑鱼和海葵平和地在共生关系中生存,而寄生虫鱼虱喜欢在小丑鱼嘴中停留,也正因为如此,小丑鱼经常张开嘴巴。这三只鱼好奇心十足,当我靠近时,它们围绕着相机镜头上下跳舞。我耐心地潜水了六次,幸运地捕捉下这三只鱼同时张开嘴巴、露出嘴中的小客人的完美时刻。”

Greg Lecoeur所摄的《捕食的海豚》。生物习性组,特别优秀作品。

“自去年起,沙丁鱼成了过度捕捞和气候变化的受害者。它们是很多海洋生物的主要事物来源,很多动物,比如企鹅、海狮、鲨鱼、海豚等等,都依靠捕食沙丁鱼为生。当沙丁鱼沿着野生海岸迁徙时,各类捕食者前来围追堵截,但是,这个行为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了。为了捕捉这个时刻,我花了好几天在海里只为见证这一幕。”

Jade
Hoksbergen所摄的《探头探脑的美杜莎鲇鱼》。最佳新人组,特别优秀作品。

“我对鲇鱼的兴趣始于2016年初,当时我住在圣卢西亚岛,第一次拿到水下摄像机。尽管鲇鱼在圣卢西亚岛十分常见,但对于之前在菲律宾生活的我来说,它们十分新奇。鲇鱼是特别有意思的拍摄对象,因为面部表情十分丰富,时常让我想起带着鬼脸的滴水神兽。这张照片中,我想细致地刻画鲇鱼身上的颜色和纹路,它们和周边的环境融合得天衣无缝。”

Fábio Freitas所摄的《逆光的虾》。微距组,特别优秀作品。

“虾不太好拍摄,因为我们要刻画出它们美妙的颜色和形状,特别是把重点放在眼睛上。下午晚些时候,我在博内尔岛潜水,这个地方还有个别称就是“绝佳地点”,也是我最喜欢去潜水的地方。我看到这只虾藏身于岩石之下,它的身形十分完美地营造出背后透光的效果,而且周边伴有持续性的光。我立即关掉闪光灯,让我的同伴把灯光放在虾的背后,同伴也十分配合地刚好把灯光放在了合适的地方。我只照了四张照片,虾就溜走了。”

Tony Myshlyaev所摄的《暮色中的银河鱼》。广角组,优秀作品。

“找到这个地点之后,码头和银河鱼构成的画面就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所以当季风雨短暂停歇时,我赶紧跳入水中拍摄照片。我遇到的主要障碍就是鱼群会避着鱼眼镜头,而且太阳下落得太快了。所以,我只能调整设备,并且做好努力会付诸东流的心理准备。忽然,一群鲹悄然而至。这简直完美,银河鱼蜂拥而上前去捕食,从而忘记了我这个摄影师。此时,一个路人走过那里,刚好站在码头上。看到这个时机,我让他别动,迅速按下快门。”

Luc Rooman所摄的《交配中的蟾蜍》。生物习性组,优秀作品。

“很多年了,我们一直在追踪蒂伦豪特的淡水湖中交配的蟾蜍。通常在三四月份,气温在8度,气候潮湿的时候。蟾蜍就在湖水的浅水区,因此我们可以结合自然光和闪光灯拍照。”

Damien Mauric所摄的《黑暗中的恶魔》。肖像组,季军。

“查尔斯·达尔文前往加拉帕戈斯群岛途中时,他被海鬣蜥的外观恶心到了。他写道:‘海滩上黑色的火山岩被庞大、恶心、笨重的蜥蜴所占据。蜥蜴和身下的多孔岩石一样漆黑,它们在岩石上攀爬,与栖身的岩石融为一体,寻找海中的猎物,我把它们称为‘黑暗中的恶魔’。’实际上,海鬣蜥并不可怕,它们是加拉帕戈斯群岛本地特有的物种。和这个‘危险生物’共度时光,我感到十分荣幸。”

Richard Shucksmith所摄的《角逐》。英国水域广角组,亚军。

“拍照的时候,我正在海上为‘苏格兰:如画’项目拍照。这个项目的主题是回归野生状态,致力于刻画苏格兰的野生景观。我们在船的周边抛出鱼作为诱饵,引得上百只塘鹅围绕过来。忽然,一只鸟潜入水中,把其他鸟引了过来,瞬间三四十只鸟也潜入水中。这一行为使得塘鹅也潜了下来,为这种鱼大打出手。当我拍下照片前,我真切地听到了头顶上的鸟拍打水面的声音。”

Liang Fu所摄的《清洁工》。生物习性组,季军。

“我在26米深的水域发现了这个清洁场。第一次潜水时,我从正面拍了几张海鳝嘴中的清洁虾。当我准备升回水面时,灵光一闪,何不拍一张海鳝的侧面照呢?这样我可以同时拍下海鳝宽大的嘴巴与齿间的清洁虾。于是,我下潜了第二次,拍出了理想的照片。”

Greg Lecoeur所摄的《光中的绿海龟》。肖像组,优秀作品。

“当我潜水前往特纳利夫岛时,我遇到了这些绿海龟。正值清晨,阳光穿透水面。我调整相机参数,时刻准备,等待海龟靠近。过了一小会儿,海龟围绕我们悠游,我们立即按下快门。”

Katherine Lu所摄的《裸鳃艺术》。微距组,优秀作品。

“我在新加坡的本地水域拍下这张照,那儿平均能见度有3米。水肺潜水员对我的出现十分吃惊,大部分人根本没意识到水中还有一只超微距镜头。我想做点特别的,于是把我们水域中常见的裸鳃亚目动物拍成一件艺术品。”

So Yat Wai所摄的《抓不抓?》。微距组,冠军。

“这张照片拍摄于我在菲律宾阿尼洛的黑水中潜水的时候。虽然年幼的螳螂虾形容尚小,它已经可以用附肢捕猎了。它是否看到了猎物、准备好进攻了呢?”

Steven Kovacs所摄的《年幼的狮子鱼》。微距组,优秀作品。

“这张照片摄于我在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的黑水水域漂流潜水的时候。当时我在寻找外观奇特、刚刚开始发育的远洋动物、浮游生物等,它们通常在开放海域漂流。这些生物不仅非常小,而且当我用明亮的潜水灯照射时,它们溜得很快。因此,拍到好的照片不仅具有挑战性,而且让人十分有成就感。有一次潜水时,我幸运地看到这个稀有、渺小的年幼狮子鱼,更为幸运的是,当它在镜头前张开美丽的双鳍时,我拍下了这一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