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为伊情诗三百首,那一树冬梧桐的相思

2019年11月9日 - 情感生活

寒风中冻红的双手,如月光清明的眼眸,梦幻的风铃响起,唤醒天边的守候。

2.23 冬日梧桐

寂静的冬天已经接近了尾声,年关将至,人们眼中是热闹如火的春节,而大地上是,孤单的田野中,又稀疏的鸟影。细爪掀开了薄雪,寻出了秋季遗留下的仓粟,继而振翅高飞,滑翔到南边的天际。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寒风依旧在嘶吼,吹动了尘封的风铃,闪烁奇特的巫咒。

有人说,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使命,都有自己的坚持,春的脚步越近,梧桐的相思越浓。

候鸟离去,然而在寂静的晨曦中,清脆的鸟鸣依旧荡漾在耳畔。候鸟飞走了,可是不起眼的麻雀,却留了下来。你可见它们似惊吓的小鹿,从蛰伏的田野中散向天边,你可见,一颗满是枯叶的老树,在冬的末尾这是一件算是稀奇的事,待你未去探个究竟,满树的枯叶轰得四散开来,那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

寒冷夜里的歌谣,在白昼中回到曾经,虽然天依旧寒冷,风铃也依旧轻鸣。

老家门前,有一片法国梧桐林,不知何时种下,但却见证了一代人的整个青春,树干蔓延,曲悠通天,冬去春来,在万物褪去睡意,迎接属于自己的一个新轮回之时,那一树枯黄,仍仰天向春,久久不愿离去。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冬季的寒冷锻造出了它健壮的身躯,没有春天的蓬松,也不显秋天的臃肿,寒冷反而使它们显露出健美的身形,肌肉的线条被完美的勾勒。

没有什么的温柔,没有什么的感受,只有一生的许诺,风铃唤醒了守候。

有人说,落叶知秋,秋的脚步往往带着浓墨重彩,将漫山遍野染成了金黄,那一树梧桐,伴着落日夕阳,金光灿灿。村口,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带着一种默然,在树下静静的守望,或许,透过那片树林,他看到了离去老伴的模样;一位晚归的小孩,挂着满脸稚嫩,望着这一树的金黄,清澈的目光远方,透着对父母遥远的念想;一位归乡的女儿,久久的矗立树下,抚摸它一身的“伤疤”,这漫长的时光里,镌刻着外漂多年的酸甜苦辣。

干燥的空气使那黑珍珠般的眼睛,显得更加犀利,寒风淬炼了羽毛,冰雪使爪更加坚固锐利,冬季的麻雀就如一架战斗机一般,守候在蜂巢一边,伺机出动。冬季的暖阳,将蜜蜂从巢中唤醒,“嗡嗡”声刚刚响起,却又戛然而止。它动了,双腿为它提供了动力,振翅为它加快了速度,空中的一个骤停,一个转向,一只蜜蜂就此被截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深秋,是风姑娘的天堂,她轻轻的摘下一片片金黄,在空中久久盘旋,一叶的世界,从诞生,到盘旋,再到静静的躺下,就是全部。唯有梧桐的守候,唤醒了姑娘的思念,留下这份美好,聆听这份等待,直到,华丽的一天……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寒风带着收割者的满足,将整个世界洗劫一空,那一树树原本的盎然,瞬间只留下孤寂的相思。只有梧桐,傲立风霜,保护着属于生命的片片伸展。

本稿来源:浩瀚如尘烟

终于,一夜风雨,留下一地的金黄,这是梧桐的“劫难”,微风过后,满树的呼唤,迎着落叶的哭泣,恰是生命最后的呐喊。呼啸的冬,带着锋利的刀剑,以最原始的方式,在这片古老梧桐林留下了属于它的烙印,这片烙印,带着历史的沧桑,带着抗争者的坚强。

有人说,树叶凋零后,就是未知的荒芜;也有人说,坚持完冬天,就是艳阳高照的春。唯有这片梧桐林,藐视沧桑,在冬的世界奏响属于自己的凯歌;那一树风铃,安抚了满世界的忧伤。

又是一个暖暖的春,挂在树梢的片片金黄,守候着属于他们的延续,那一片片嫩绿,恰似生命最好的交接,当一个一个小家伙爬上枝头,那久未离去的“故人”,总算放下了满身的疲惫,静静等待结束它们的使命。

当生命伴着最后一缕牵绊,跨越整季的时空,带着那份独有的相思,静静的飘荡在诺大的天地间,时间都陷入了静止,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聆听,都在期待,这最后的心愿。一叶的相思,带着绵延不绝的情意,慢慢的消失在这漫天花瓣中。

在盛夏的某一天,跳跃的枝头,闪耀着迷人的力量,“小家伙”完成伸展,覆盖了整个枝头,阳光路旁,那已经枯朽的芬芳,用尽了全身力气,抬头看向那片绿丛银光……

原创不容易,坚持不容易,雁过留声,请点赞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